当前位置:主页 > 她头条 > 关注 > 23岁当校长,养出4个教授女儿:民国奇女子杨步伟开挂人生

23岁当校长,养出4个教授女儿:民国奇女子杨步伟开挂人生

2021-09-07 10:34:35来源:澎湃新闻/绵绵冰阅读:标签: 杨步伟  赵元任  杨仁山  佛教协会  教授  校长

文章导读
23岁当校长,养出4个教授女儿:民国奇女子杨步伟开挂人生...

23岁当校长,评首位医学女博士,养出4个教授女儿:“民国奇女子”杨步伟的开挂人生... 

在中国历史上,民国是一个特别的存在。思想剧变、名人辈出,短暂却耀眼。

那个时代的中国女性,开始与封建余毒抗衡,她们身逢乱世,却“一马当先”,积极追求女性教育、婚姻和职业的平权。而这条艰难求变、挣脱传统礼教束缚的道路上,有一个绕不开的代表人物。

她就是民国奇女子——杨步伟。

杨步伟出身名门,自幼饱读诗书,23岁担任崇实女子中学的校长,后又成为中国第一位西医女博士。她个性坦率、叛逆不羁,19岁洋洋洒洒一封退婚信休了表弟;32岁却成功执手真爱,成为清华四导师之一赵元任的妻子。

跨越山河与岁月,他们牵手60余年。1981年,92岁的杨步伟离开人世,赵元任哭得像个孩子:“我从今以后,再也没有家可以回了,有她的地方就有家,没有她的地方我就没有家。”

生于乱世的杨步伟,用她的精神为那个时代的女性照亮了一条未来之路,也用智慧为自己赢得一个美满的人生。

从小叛逆生傲骨

杨步伟,1889年11月25日出生在南京的一个拥有一百口人、128间房屋的大家族中,祖父给她取名叫"韵卿"。

杨步伟是闺蜜林贯虹给她起的名字。后来闺蜜离世,为了纪念,杨韵卿就改名杨步伟。

蜜林贯红的字和照片

杨步伟是真正的名门之后,曾祖父与曾国藩是同年进士。

她的祖父也是不得了的人物,是中国佛教协会的创始人杨仁山,被誉为"中国佛教复兴之父"。早年,杨仁山与曾国藩次子曾纪泽一同出使英法两国,并寻回了隋唐时期散落在日本的佛经注疏近300种。

杨仁山

杨步伟的生父是杨家的长子,名叫杨自超,曾做过广东巡抚总账房。杨自超育有九个子女,步伟是老九,且一出生就被过继给了她的二叔。

她的童年可以说是在蜜罐子里泡大的,一大家子人都很宠她。生于书香之家,虽是女子,杨步伟的眼界和胆识也是高人一等。

到了该缠足的年龄,她坚决不从,她自有她不缠足的理由:“朱元璋的原配夫人马氏,就是大脚,行得稳,站得直,走得远,上得了高楼,下得了河流。”

祖父和父亲也都由着她:"她不想缠就别让她缠了。"

祖母抱着弟弟和第一次穿女装的杨步伟

不缠足的杨步伟不爱女装爱男装,活泼淘气,经常和男孩子打架,大家都管她叫“小三少爷”。

到私塾上学之后,杨步伟听到先生说:“子曰:‘割不正不食。’”就马上接话道:“孔子只吃方块肉,那谁吃他剩下的零零碎碎呢?他这不是浪费粮食,还为人师表呢!”这种大逆不道的言论虽遭了父母的一顿臭骂,但也可以看出杨步伟是多么一个叛逆之人。

她还经常背着先生唱道:“赵钱孙李,先生没米。周吴郑王,先生没床。冯陈褚卫,先生没被。蒋沈韩杨,先生没娘。”

父亲一直觉得她“刚强得像个男人”,祖父也曾说过:“我的孙女虽说是女子,志气却胜过男子。”

左一是杨步伟

甲午之战后,她父亲到湖南办了一个时务学堂,为了让女儿多受点教育,便把她转到了时务学堂读书。彼时熊希龄任校长,她的父亲是总务长,梁启超是国文教师,李一琴是英文教师,就连蔡锷和蒋百里也曾在这里求学。

在杨步伟16岁那年,南京开办了旅宁女校,她去投考,入学考试的题目是“女子读书之益”。她虽只写了短短一百多个字,但却写下了一句在当时看来,可谓石破天惊的话:“女子者,国民之母也”。由此可见她的凌云之志。

最开始,杨步伟被分配到乙班,但很快就被调进了甲班,甲班里的学生许多都偏科,有的中文好,有的英文好,而杨步伟却是算学、历史和地理都好,因此考试总在前三名。

杨步伟和友人一起

1910年,杨步伟顺利地通过考试,取得了公费留学生的资格,到日本留学学医。1915年四月,在日的中国留学生听闻北洋政府准备接受日方提的的“二十一条”,这对中国来说极不平等的条约引起了群情激愤,留学生们组织了许多抗议活动,杨步伟也是其中之一。

当时参加抗议,对杨步伟来说是十分不利,当时她正值毕业之际。虽毕业考取得了平均91分的高分,但校方却以她从事了与留学生身份不符的活动为理由,要她出具一份悔过书,才肯发给她毕业文凭。

结果心高气傲的她文凭也不要了,毕业典礼都没参加,直接回了国。

拒绝包办婚姻 ,嫁了个旷世奇才

杨步伟出生前,就被祖母指腹为婚许给她姑姑家的一个男孩,也就是她的表弟。然而在成长的过程中,她亲眼目睹自己的姑姑、姐姐,因为无法与心上人结合或拒绝做别人的妾室,最后都选择了带发修行。

身边女性的案例深深影响了杨步伟的婚恋观,她坚持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

要知道,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鲜少有人有勇气反抗包办婚姻,但杨步伟不怕。年仅19岁的她提笔写下一封退婚信,里头有四句是这样的:“日后难得翁姑之意,反贻父母之羞。既有懊悔于将来,不如挽回于现在。”

青年时期的杨步伟

姑姑家收到信后气得暴跳如雷,回到娘家大闹一场,杨步伟的生父甚至要求女儿声明今后不再嫁:“可不可以在信上加一笔,声明牺牲你自己不嫁,将来自己独立?”

依靠着祖父的支持,杨步伟坦然拒绝:“ 那太可笑了。他(表弟)也不见得为着和我退了婚将来就不娶,我何必白贴在里头呢?”

杨步伟旧照

胡适在1922年说过一段话:我们以前从不将女子当作人……在历史上,只有孝女、节妇、慈母,却没有一个“女人”。

男子退婚后照旧娶妻生子,女子却要一生不嫁作为牺牲的代价。杨步伟不愿自己被世俗的枷锁锁住自己的一生,她在为自己呐喊,也是为天下的女子争夺公平的权利:“我也不会为了破除风俗随便找一个人来嫁,有好的我才嫁呢。”

千百年教育苛求女性的女德思想,在杨步伟的退婚书中开始土崩瓦解。一纸退婚书,足以表现出她对男女平等的认识与尊重,而一个女性独立自强的新时代也正在萌芽。

也正是有了这份坚持,杨步伟才能在后面与自己的灵魂伴侣相守一生。

杨步伟与赵元任

1920年9月的一个晚上,杨步伟遇到了自己的人生伴侣,这个人就是赵元任。赵元任是什么人呢?可以说是一个天才人物,是当时清华“四大导师”中最年轻的一个,但论做学问,却一点也不比王国维、梁启超、陈寅恪三位导师差。

那天,杨步伟被邀请到庞敦敏家吃饭,在这里她与赵元任一见钟情,两人很快陷入热恋中。由知情人士说,两人约会完,还会煲“电话粥”,赵元任浪漫得很,经常会把听筒放在钢琴旁,为她弹奏曲子,直到她入睡。

两人相恋的时候,赵元任正在给来中国的罗素当翻译。一天,赵元任和杨步伟又约在一块吃饭,两人聊得热火朝天,以至于赵元任都忘了罗素当天还有一场演讲。等他想起来的时候,可怜的罗素先生,已经在台上,尴尬地站了很久。

当赵元任拉着一个漂亮的姑娘冲进教室时,全场顿时哄堂大笑,罗素大概也知道了状况,用手指着赵元任,连声笑骂道:“坏人,坏人!”

赵元任(左一)、杨步伟(右二)夫妇与胡适(左二)、江冬秀(右一)夫妇,还有胡适的一个侄女(中间),在胡适家门口的合影。

1921年6月1日,赵元任和杨步伟终于决定结婚了。

两人都想要简单结婚,就一起租了个房子,又到公园合了张影。然后,把他们的好朋友胡适和朱征叫到新房里吃饭,直到赵元任拿出来一张他自己写的结婚证,让胡适以证婚人的身份在上面签名时,二人才恍然大悟。

就这样,二人的婚礼就算完成了。

做过校长 ,办过医院

19岁一纸退婚书,退了与表弟的包办婚姻。

求学期间,义不容辞送友人林贯虹的遗体回老家安葬,并拿出自己一对八两重的金镯子和四只戒指接济其家人。

这两件事一时成为奇谈,让世人对这位奇女子刮目相看,也让她在22岁时,被安徽督军柏文蔚邀请担任中国第一所崇实女校校长。

安徽督军柏文蔚

当时学校有500多名女生,个个比她年纪都大,几乎所有的人都对他抱着怀疑的态度,但是杨步伟是谁啊,她毫不露怯,一上任就制定“校内一概不准抽烟”的规定,但是无人执行。

面对无人愿意买账,学校齐务长还故意跑到她面前抽烟的情况,父亲很是担心,提醒她外面流言四起,杨步伟不气反安慰她父亲:

“一个女子要出来做事起头一定要有人肯牺牲名誉,自己做人要正派,羞羞答答的还不脱女人的习气又何必出来呢?我们应该打破男女的界限,不要想有男女的分别就好了……”

后来,校区内的督军府士兵哗变。500多名女生性命受到威胁,杨步伟以身作则,英勇无畏。按照周密部署的计划,生擒了28名为首的士兵,成功平息了一场叛乱,保护了全校师生。

事后,柏文蔚对她鞠了三个躬,称赞她:“杨先生可以做女军长了。”

杨步伟的意气风发让周围的人明白:谁说女子不如男,优秀的女性能超过很多男人。

少女时期的杨步伟

1913年,柏文蔚发动二次革命讨伐袁世凯是遭遇兵败。他请求杨步伟带他的父兄妻子到日本长崎避难,患难之中杨步伟毫不犹豫接下了这个承重的嘱托。

带着柏文蔚给她的3600元和柏文蔚的一家老小来到日本后,日子十分拮据。当同龄闺秀还过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日子,杨步伟就远渡东瀛承担起照顾一大家子责任,而这一大家子还是别人的。

当时民国政府规定,凡考入五大学校,官方一定给官费。为了养活几口人,得到这笔管费,杨步伟拼命学日文,从日文最基础字母学起。

杨步伟本就决定到日本留学,好为社会贡献心力,师夷长技以制夷。所以,她学习起来就更加用功。因考的是女医学校,一身二百多块骨头,就得记住一千多个名词,所以她又学习了德文、拉丁文。

读完一学期回国后,父亲非常开心,常对人说:“我有一个女儿胜十个儿子。”

四年后,在她就要学成回国之际,父亲特地到北京准备买房子造医院给女儿回国行医。不料到北京只两天就病倒了,不久便逝世了。

父亲的离去,成了杨步伟心中永远的伤痛:“我一生并未做出对国家与社会大有用的事,负了我父亲的希望。”

图片来自互联网

但事实并非如此。杨步伟31岁时拿到医学博士,成为中国第一位医学女博士。回国后与同学一起创办森仁医院,成为中国第一位女性医院院长。是她,替中国女性开了一个新的纪元。

后来,她又着手开办“节制生育所”(比后来的基本国策“计划生育”,早了近60年)。

杨步伟认为,节育对当时的穷人而言,最为需要。为了让更多的穷人都能节育,她便想了一个办法,找有钱的人出20元,可以带三个穷人来。

只要是对社会有益处的事,她都想做。她曾经开公司教穷人孩子做手工,也曾集股办清华大学的公共汽车。

1971年6月1日是杨步伟与赵元任的金婚纪念日。当天来了很多朋友,还有学生,她心满意足,赋诗一首:“吵吵闹闹五十年,人人都说好姻缘,元任今生欠我业,颠倒阴阳再团圆。”

看着心爱人兴致颇高,丈夫即兴附和一首:“阴阳颠倒又团圆,犹似当年蜜蜜甜,男女平权新世纪,同偕造福为人间。”

1946年,赵元任和杨步伟银婚,全家合影

杨步伟和赵元任生了四个女儿,四个女儿各各都是好样,大女儿赵如兰,哈佛大学毕业,后成为哈佛第一位华裔女教授;二女儿赵新那, 也考上了哈佛;三女儿赵来思在康奈尔大学任教;四女儿赵小中也是名校毕业,后任职于麻省理工大学。

男女平权,美满婚姻,子女成器。放眼现代,未必每个女性都能获得,而杨步伟却做到了,用她的话说:世上的事若不大胆去做,哪能成功呢?

这世间的女子太需要这句话了,希望以此句共勉,让天下女子都能如杨步伟先生一般活得洒脱恣意。

点赞 (1)

她头条 | 她智慧 | 她快乐 | 她阅读 | 她时尚 | 她生活 |

她快乐 备案号:京ICP备190343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