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她智慧 > 行业 > 十万群演的横店,一天只赚108块的美女随处可见,为了演戏有人“疯了”

十万群演的横店,一天只赚108块的美女随处可见,为了演戏有人“疯了”

2021-08-19 15:30:10来源:市界精选阅读:标签: 横店  群演  演戏  网红  好莱坞

文章导读
十万群演的横店,一天只赚108块的美女随处可见,为了演戏有人“疯了”...

在中国,横店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虽然行政区划只是一个镇,这里却有大城市般的繁华。在最繁华的万盛街,你可以买到超过10个种类的奶茶,各大菜系应有尽有,本该出现在北上广深的一些高级美容店,也可以在这里寻觅到踪影。

夜幕降临,步行街上路灯亮起,无数人支起了手机支架,不出意外上面还有一个补光灯,“身怀绝技”的人开始对着手机旁若无人进行表演,有唱歌的,有表演乐器的,不管是好是坏,手机那头都有粉丝。

在影视寒冬以及疫情给横店带来短暂冰封之后,随着影视行业复苏,短视频兴起,群演、网红等横漂纷纷奔赴横店,让横店更加热闹。

对于横店自身来说,全国三分之二的影视在这里拍摄,已形成一个庞大且成熟的产业链。但不管是剧组、明星,还是群演、网红,只要有人来都是最好的结果,横店不拒绝新的商业故事。

01

在横店成为网红视频博主

凌晨6点,夏天的横店已经开始了又闷又热的一天。20岁的王海对着镜子稍加收拾,拿着草帽去指定地点演员工会集合;接下来,他会被大巴车接到指定地点化妆,然后再被拉到片场去拍戏。

2016年尔冬升的一部《我是路人甲》让横店的群众演员站在了聚光灯下,让很多怀揣着明星梦想的年轻人们奔赴横店。今年夏天,在横店当地的短视频博主的吸引下,群演人士更是爆发性的增长了一波儿。

根据横店影视城演员公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横店群众演员注册人数累计突破10万人,超过8000人长期在横店生活,常驻群演的数量比2019年增长35%。

在很多网红的视频中,横店像一个造梦工厂,可以和明星亲密接触拍戏,说不定还能被导演相中成为明星。王海就是被这样的视频吸引来横店的。

王海到工会的时间不算早了,那里已经集中了很多人,绝大部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面孔。

除了一些“打工人”之外,他们中还有一些打扮入时的漂亮女孩,一看就来自于大城市。但一想到他们都是一样拿着一天扣掉税108块的工资,说不定待会还要一起抢盒饭,他的心情就淡定了许多。

7月的横店,每天最高温度在38度,每天毒辣的日头、不高的工资和时有时无的工作已经让他感受到了梦想和现实的差别。

之前晚上收工回家的时候,他偶尔会看到有些人直接睡在步行街的横凳上,更老一些的横漂会告诉他,“那些是付不起房租的群演。”

在王海之前来到横店的群演们乃至是行业从业者,有些已经更早的认清了这个事实,尝试着把“群演”当做副业,把拍短视频作为自己的主业,这是横店的新景色。

在他们看来,明星加上梦想让横店成为一个自带流量的地方,是博主生存的沃土。

横店的一个博主对市界表示,“横店有一个叫横店赵丽颖的网红,她长得像赵丽颖,横店自己本身带有流量,还能蹭明星赵丽颖的流量”。

类似 “横店赵丽颖”这样的故事俯拾即是。抖音大V“横店西门吹雪”用了不到2年,就收获了近900万粉丝;快手视频博主“横店小艺”的说话、表格风格酷似周星驰,如今在快手上也有300多万粉丝。

张盟在看到群演“没前途”之后,也转型成为了外包公司的工作人员,看到短视频契机之后,他迅速开了自己的抖音号。

他在片场拍摄了一个特型演员穿着鱼妖衣服吃火腿肠的视频,收获了2700多万的播放,现在他的抖音号已经累计积累了60多万粉丝。

张盟每周三、五晚上会进行抖音直播,讲一些横店、明星相关的轶事,当然最重要的事情是带货,他主要带货的品类是书,例如《一个演员的修养》。

“别看书的单价低,但是每单提成有5成,比零食类产品4成提成还要高,一个月下来,少说也能赚到3万,多的时候能赚到6万。”

张盟对自己目前的生活状态很满意,“不用996,每天睡到自然醒,还能有钱挣。”

目前横店大大小小的主播有几百个,头部主播粉丝多的有300多万。夜幕降临,走在横店镇中心的步行街,这里是网红们的天堂,数不清的网红在这里争相献技,他们面前会支上一台三脚架,那头是他们的粉丝。

02

横漂十年,见证大起大落

在群演拥抱网红主播经济的同时,代表着横店更传统产业的影视行业,也刚从痛苦的泥沼中爬了出来。

武打演员王强在横店已经10年,他见证了行业的大起大落,横店这座小镇的人来人往,他试图用自己的档期松紧来像市界解释横店的活跃和冷静期。

“2012年到2014年都是比较平稳的状态,从2014年开始工作慢慢变多,到2016年,那可能是影视城最热闹的时候,每天都有无数的网剧和电影开工。”

那段时间也是王强最有戏拍和有钱赚的时候,王强隐晦地告诉市界,当时有投资者找到他制作电影,“问我能不能名义上投资3000万,但实际700万把电影做出来,不管哪样的电影,能播出来就行。”

那时候,横店推出了优惠的税收政策,吸引了无数的影视行业的上下游都来横店开工公司。

根据资料显示,在2018年之前,浙江横店影视实验园区内影视业增值税一般纳税人(月收入超过500万元)在享受一系列税收返还后,整体税负低至2.3%,小规模纳税人(月收入少于500万元)按3%的征收率计算缴纳增值税,实际税负为2.91%。

一位影视行业的编剧对市界表示,大多数公司仅仅实在横店注册。

“影视产业的链条上,横店大多承担的还是拍摄中间的事情,专业的前期、后期制作类公司还是更愿意在北京、上海、杭州、南京这样的大城市。”

一位行业里的化妆师也对此表示认同,“横店当地其实很少驻扎化妆师公司,一般来说,剧组开工之后会找外面的妆造团队来合作。”

但即便如此,这已经足以让横店热闹非凡了。

然而,随着崔永元举报范冰冰阴阳合同,行业的“税改”直接让影视行业和横店进入寒冬。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以“影视”为关键词进行搜索,目前在横店所在的金华市,有10555条相关结果。

但税务公司的人士对市界表示,这个数字相比以前已经开始减少很多。“此前在横店注册影视公司会有很多税收上优惠,现在不受牵连就不错了,之前一些有问题的公司都注销了。”

影视行业里的低气压也让横店变得死气沉沉,疫情来临让横店彻底失去了生气。王强对市界表示,“本来2019年行业稍微恢复了一点,工作也稍微多了起来,但碰到疫情,一下子又降到了零。”

好在疫情过去,横店开始慢慢恢复,恢复。央视财经网报道,今年1-6月,横店影视基地接待剧组达210个,同比去年增长93.48%。

“因为疫情积压了很多需求,所以都在现在一下子爆发了,现在横店每天都会有新的剧组开工”,作为一个老横漂,他暂且决定留在这里。

03

生于草根的“中国好莱坞”

影视行业的复苏以及博主经济的发展,对横店来说,都是好事,毕竟这个小城兴起的初衷就是为了吸引更多人来。

横店最早就是浙江中部的一个普通小镇,资源和文化都贫瘠,“横店”两个字本来的意思,是“横在路旁的简陋店面”。

在上个世纪70年代,如果脱贫致富成为横梗在这个小地方人心头永远的痛,直到横店镇横店村村支书徐文荣的出现。

徐文荣对于横店的意义相当于徐仁宝之于华西村,王宏斌之于南街村。

当时,农民出身的徐文荣只觉得农民生活太苦,必须要当工人。于是,1975年,在一分钱没有的情况下,徐文荣找乡亲们集资,找银行借款,硬是办起了缫丝厂。

在这之后,徐文荣又先后带领乡亲们创立横店磁性器材厂,永安化工厂、制药化工厂,在1990年成立浙江横店企业集团公司,成为第一家国务院审批组建的乡镇企业集团。

但徐文荣发现,还是有相当多人的人因为文化程度、年龄等因素进不了工厂,是不是只有发展第三产业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全部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

就在徐文荣为横店农民的就业操心时,中国电影行业也在压抑和垄断中艰难发展。

1993年之前,我国的电影行业一直处于被国有企业中影集团垄断发行的局面,直到当年广电部发布《关于当前电影行业机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中国电影产业资本化进程的市场化阶段才徐徐拉开大幕。

之后的数次改革让中国的电影行业开始蓬勃发展,背后滋生了对于电影拍摄场地的需求,而徐文荣正好抓住了这个机会。

1996年,香港回归在即,导演谢晋为拍摄献礼片《鸦片战争》四处寻景,横店集团董事长徐文荣主动相邀。

后来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四个多月,120支工程队,荒岭上削山辟地,复制古建,一个占地319亩,包含150座各类建筑、总建筑面积6万多平方米的1840年代南粤街景复现。

后来,横店又相继修建秦王宫景区、清明上河图、香港街等特色影视基地,以及现代化的摄影棚等30多座影视实景拍摄基地。

徐文荣

徐文荣让横店成为了“中国的好莱坞”。虽然到现在为止,横店还没有自己的高铁站和机场,想要去横店需要从邻市义乌下高铁或飞机,再转乘一个多小时的大巴,但还是挡不住剧组和游客们纷至沓来。

在这座城里,村民们可以不用外出打工,就可以很轻松的找到工作,到厂里上班可以,为剧组和游客提供服务也可以。

镇子上的居民则更轻松,一间十多平米门面的租金一年差不多要20万,家里如果临街,有两个门面其实就吃穿不愁了。不临街的,家里很多盖起了5层小楼,一二层自己住,三四五层租给群演们,一间房间价格在500~600之间,一年下来也不少挣钱。

对于横店集团自身来说,游客的门票给起带来了可观的收入。

横店的景区门票都不算便宜,携程数据显示,广州街香港街景区门票145元,秦王宫门票165元,清明上河图景区门票165元,单张门票比故宫的门票还要贵。根据当地新闻网报道,目前,横店影视城已经累计接待游客近1.8亿人次。

产业形成集聚之后,能做的事情就更多了。

横店集团相关人员向市界介绍,横店集团旗下目前布局了影视全产业链,包括横店影视城旗下的涉及多个朝代及年代的游览及拍摄景区、高科技摄影棚;剧组服务公司提供的影视服务;上市公司横店影视旗下的院线及影视内容板块;还有为入区影视企业提供综合服务的横店影视产业实验区。

具体来说,一个剧组到横店后,集团旗下的剧组服务公司会按剧组要求提供住宿、餐饮,之后会陪同剧组人员挑选取景地,按剧组对热门取景地的拍摄需求,进行统一排景;安排对接摄影棚。

而今,横店已经实现了他的目标。

在2019年度的浙江乡镇财政收入排名中,金华东阳市横店镇2019年度财政收入达到19.38亿元,居全省第三。这样的收入比中西部很多县都多。

04

小镇上的非主流生意

无论是博主、影视还是工业领域的发展,都是横店所喜闻乐见的,但还有一部分的产业,横店不一定愿意任其发展。

横漂张林在2015年失业,抱着出去散散心的心态来到横店,依靠着自己的人脉关系,从群演做到了剧组外包公司的选人副导演。

张林对市界表示,“我现在月工资不高,只有8000元,但是其他的收入非常可观。”

张林赚的是来自于粉丝的高额服务费。“之前电视剧《琉璃》大火,有两个粉丝想要见男主角成毅,当时我们两个人收了一万二。横店说到底还是人情社会,这钱有一部分拿来打点关系了,剩下的都是自己的。”

在横店,粉丝的钱是公认地好赚。在张林之前,已经有人依靠着这门生意在上海赚了两套房。

根据张林介绍,此前,横店有一个非常有名气的做粉丝经济的人,类似于机场的“站姐”,她开辟了各种业务,刚开始,她主要业务是跟机、跟车,“有些粉丝想近距离接触偶像,她从内部拿到行程单,然后就开车带着粉丝们跟着偶像一起上同一架飞机。”

(吴京在机场呵斥代拍)

另外,剧组的开机仪式是公开的,这时候主演也是要就位的,她会联系到“粉头(粉丝组织者)”,组织一批想要来参加的粉丝,收取一定的费用。

再到后来,他们的活动还包括“明星探班”“明星生日会”。总之,一切能和明星接触的机会都能赚粉丝的钱。

带粉丝见明星能赚钱,偷拍明星照片也能赚钱。在横店,从群众演员转型成为偷拍者,以此牟利的人也不在少数。

横店有很多的外拍场景,基本上在横店周边的深山里,但是现在拍戏之前,场务都要非常辛苦地拿着一面大镜子对着周边的山照一圈,看看有没有反光点,以此来判断有没有人偷拍。

“他们一般都戴着帽子,背着大包,里面装着佳能‘70mm-200mm’的大镜头,因为只有这个镜头才能把画面清楚得拉出来。”

横店本地人对市界表示,这些人非常万能,因为都曾当作群众演员,所以对横店以及很多外景的非常熟悉,他们基本上遇山爬山,遇水涉水,遇墙翻墙,“甚至,有时候为了拍照片,他们几个人租一台吊机,就是为了找到高机位”。

针对有些横店不太文明的现象,横店影视已经开始伸出手来阻止。

张林对市界表示,现在演员公会已经组织成立了一个官方来运作粉丝经济的部门来管理,“站姐”就相当于被取缔了。

现在,很多事情都由公会来接手管理,张林们在带粉丝进入剧组的时候也只能是“低调”的,能赚一笔是一笔。

毕竟,横店为本地人,以及剧组、群演、网红、游客们构筑了一个包容的小镇生态,作为横店生存链条上的每一个人,你可以依附这个小镇发展,但绝不能够拆解其中的利益链条。

点赞 (1)

她头条 | 她智慧 | 她快乐 | 她阅读 | 她时尚 | 她生活 |

她快乐 备案号:京ICP备190343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