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她智慧 > 对话高职毕业清华教师邢小颖:我相信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对话高职毕业清华教师邢小颖:我相信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2022-06-06 18:15:47来源:澎湃新闻/程婷阅读:标签: 高职  清华教师  邢小颖

文章导读
最近,从高职院校毕业后到清华大学任教的“90后”女教师邢小颖火了。...

最近,从高职院校毕业后到清华大学任教的“90后”女教师邢小颖火了。

在更早之前的去年10月,邢小颖就因为一段讲铸造实践课的视频在网上火了。视频里,邢小颖手在翻砂箱上做实操示范,口中快速讲着知识要点,声音洪亮、充满激情。当时很多网友被这位女教师讲课的激情所感染,但少有人知道这位年轻清华女教师背后的故事。

近期,邢小颖因“职校毕业生任教清华”再次引发社会关注后,很多人好奇,邢小颖是如何从一名职业院校毕业生,成为清华大学的一名教师的?她的成长之路,能给职业院校学生以及高考后即将面临院校专业选择的学子带来哪些启示?近日,澎湃新闻通过“清华会客厅”之基础工业训练中心专场活动,以及对邢小颖的电话专访,希望呈现出邢小颖从高职学生到清华教师的成长经历。

2011年,无缘上本科的陕西女孩邢小颖,面对父母“复读一年,朝本科奔一奔”的建议,经过思考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不复读,就去陕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材料成型与控制技术专业好好学知识、练技能,然后进一家好企业工作(当时她未想到能去清华任教)。

她说,我觉得去读专科,学一技之长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我相信,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进大学后,邢小颖发现实操训练时很累,体能拼不过男生,她就每天早晚都和室友一起去跑步锻炼,体能得到提升后,她的实操能力也上去了。

2013年11月,邢小颖到清华实习,虽然这是她首次来北京,但她从没想过怎么去玩,每天下班吃完晚饭后就赶回实验室,自言自语般地练习给学生讲实践课。
在清华基础工业训练中心主任李双寿的眼中,邢小颖身上有很多美好品质:朴实无华,爱岗敬业,不怕苦不怕累。
2014年,在实习中已获得清华认可的邢小颖,以专业综合成绩排名第一的成绩从陕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毕业,顺利入职清华大学基础工业训练中心任教。
一路走来,邢小颖不因自己的专科起点而自卑,也不因在网上走红而自满。她在工作之余继续学习,2017年完成专升本学习,获得了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工学学士学位;2018年考取了热加工工艺方面的教师资格证;2021年评上了工程师职称。现在,已是“宝妈”的邢小颖正计划在工作之余考研深造。
她说,我还年轻,我才29岁,我怕什么?我就一步一步来,踏踏实实去沉淀自己、去提升自己。


【对话邢小颖】

从高职学生,到清华教师
澎湃新闻:大家都比较好奇,你是怎么从陕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到清华大学任教的?
邢小颖:2011年,我考进陕西工业职业技术学院,学习材料成型与控制技术专业。2013年,在我大三上学期,我得知自己有机会到清华大学基础工业训练中心顶岗实习半年。当时我还不知道未来有可能留在清华工作。
我是陕西人,在陕西上的大学,能去北京到清华实习,我又开心又忐忑,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爸妈。我妈在高兴之余有点担心,自己的女儿要是去“北漂”的话,会不会吃苦?我爸对我说,你自己想好,如果你自己想出去闯一闯未尝不可,出去见识更大的世界也挺好的。
于是,2013年11月,我带着兴奋的心情,和其他同学一起坐了12个小时的绿皮火车,第一次来到首都北京,走进清华大学基础工业训练中心实习,给学生上实践课。
澎湃新闻:你刚开始到清华实习时主要做什么工作?当时有没有压力?
邢小颖:我们是顶岗实习半年,前期主要在跟着清华基础工业训练中心的老师傅们学习,但后面是要独立给清华的学生讲实践课的,可刚开始时我还不太会讲课。虽然在操作上没有问题,但要一边讲课一边操作的话,我会觉得顾不过来,讲课和动手难以同步进行。加上我感觉以我的知识储备来给清华的学生上课可能还有不足,所以感觉压力比较大。
但是有压力就有动力。当时我根本没想过到北京了要怎么去玩,一心就想着要踏踏实实先把自己要干的事干好。我一面看了大量的书来增加知识储备,确保讲理论知识的时候不出错;一面观察学习老师傅们是如何讲课的。
澎湃新闻:那段时间还有什么让你印象比较深刻的事?
邢小颖:我们中心有好多老师傅,当时他们都快退休了,还手把手耐心教我,让我讲课给他们听并给我提出了很多非常好的意见建议,甚至还手把手教我如何去把技能做到更好。我们中心的主任李双寿老师也是主要学铸造的,他当时对我们很关注,我们也常向他请教。
在向前辈学习之外,我几乎是每天下午下班去食堂吃完饭后,又赶紧回中心,自己一边练习实操一边自言自语地讲课。在对着空气讲课过程中,我会想,如果明天讲课,我应该把哪些内容加进去,我应该怎样去与学生进行有效的互动。每天晚上睡觉之前,我都会把第二天要讲的所有内容都过一遍。早上起来吃完早餐后,我会早早去实验室做准备,确保每一个环节的准备都充分。
这些促使我在仅实习了一个月的时间后,就了开始第一次独立给清华的学生上课。
澎湃新闻:你还记不记得第一次独立上课讲的什么内容?
邢小颖:讲的正好就是去年在网上火了的铸造实践课里的那些内容。
澎湃新闻:那次讲课是什么情景?课堂效果如何?
邢小颖:那次应该是有60名同学来我们中心上课,分成了4个组,一组15人,我负责带其中1个组。上实践课主要讲实操,但现场设备的声音比较大,为了确保学生上课时能看得清楚、听得清楚,都是一组的学生绕着设备围一圈来上课。
当时我要讲的内容比较基础,但因为是第一次独立讲,还是比较忐忑。因为担心讲课时出现磕磕巴巴、不连贯性的问题,在独立讲课的头一晚,我准备到了十一二点。迷迷糊糊睡着后,心里还在想着讲课的思路要一步步怎么走。
最后,那一堂课讲下来还比较顺利,学生们的反馈挺好的,我当时很开心,觉得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澎湃新闻:你是什么时候得知能留在清华任教的?
邢小颖:半年的实习完快结束的时候。我们会有一个汇报,是向清华基础工业训练中心汇报自己在实习阶段干了什么,学了什么,包括你是如何去干的,等等。中心根据你的情况情综合考虑,你能不能留下来。
“我相信,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澎湃新闻:听说学材料成型与控制技术专业的女生很少,你当时为什么选择了这个专业?
邢小颖:当年我没考上本科,我爸妈还问过我要不要复读一年,往本科去奔一奔。但我当时相信,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觉得职业院校没有什么不好的,去读专科、学一技之长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选择材料成形与控制技术专业,是因为我填报志愿之前对这个专业先进行了提前了解,并且听说材料专业的毕业生很“抢手”,用人企业来晚了,就招不到人了。
澎湃新闻:专业学习过程中有遇到过困难吗?
邢小颖:入校后,我才发现这个专业跟我以前了解的还有点差别。
最初我以为就是搞材料研究的,等到学校之后我才知道还得翻砂箱。翻砂箱是个体力活,但日常训练中要反复练习,砂箱都要靠自己搬,我的体力有点跟不上,觉得挺累。
但我没有气馁,也没有对我爸妈说过累——感觉跟他们说也没用,还会让他们为我担心。
到了第二学期,我自己想了个办法,每天早上晚上都和舍友去跑步锻炼,增强自己的体力。我的理论课一直没有太大问题,就实践课拖了点后腿,所以在我加强锻炼后实操成绩好起来了,综合成绩也上去了。
澎湃新闻:近年来,网上有些人认为,“生化环材”是天坑专业,说这几个专业就业难、薪资低、工作环境也相对艰苦。“生化环材”中“材”指的就是材料类专业。你学的就是材料类专业,你怎么评价材料专业?你认为材料专业有哪外界可能不了解的方面?
邢小颖:材料专业有好多分支,有铸造、焊接、模具设计、热处理以及材料的镜像显微分析等,学习工作环境条件相对差,可能大夏天还要高温作业,进行熔炼等。
我熟悉的铸造,它目前是国内制造业的基础,像大型汽车发动机、缸体端盖(安装在电机等机壳后面的一个后盖)之类,都要先经过铸造,再经过后期的机械加工,才能得到一个成品零件。所以,从整个工艺流程来讲,铸造是很多大型零件制造过程中离不开的一个环节,重要性不言而喻。并且,随着技术的发展,材料类专业的相关知识技术与3D打印技术、虚拟仿真技术,以及先进的精密仪器铸造等方面都在融合发展。
在清华,我们已经将这些技术融合到实践教学当中,我相信,通过实际操作学生能够体会到我国从制造大国迈向制造强国的自豪感。
满怀激情地投入每一堂课
澎湃新闻:网上视频中,你讲课的声音洪亮,语调轻快,你平时讲课都这么有激情吗?
邢小颖:是的。学生还常提醒我:“老师您小点声吧,我们能听清,您嗓子哑得让我们心疼。”
我讲得比较大声,一方面是因为训练中心设备声音嘈杂,怕讲课声音小了,学生听不清;另一方面是因为我每次给学生讲课时很开心、有激情,一有激情就会无意识地提高嗓门,声音就很大。另外,我考虑到我上学时,如果老师讲课声音比较小、没激情的话我就不想听。所以,我也在有意提高声音,以免学生上课开小差。
澎湃新闻:实践课上会有学生开小差吗?
邢小颖:偶尔会有。因为我们中心除了有工科学生必修的金属加工工艺实习外,还开设有一些面对全校本科生的选修课。选修我们课程的学生,既有来自工科、理科专业的,又有来自人文学院、美院等一些院系的,专业基础、动手能力可能都不太一样。
澎湃新闻:遇到学生上课开小差你会怎么办?你是如何让不同专业背景的学生能跟上你的讲课思路的?
邢小颖:上课时有同学精力不集中的话,我会临场讲个笑话或开个玩笑,把学生们的思绪再次拉回到课堂。
对于选修课,我们一般会在正式开课前,根据选课名单先了解学生都来自哪些院校,根据学生基础来做课程设计。第一堂是概论课,我们会带学生去参观每个实验室,并通过交流了解学生的基础。如果学生都有一定基础,我们就按正常的课去讲;如果学生没有基础,我们就从简单的开始讲起,并根据学生反馈适度调整上课进度。
上完课之后,针对在某个环节比较薄弱的学生,我还会录制一些小视频发给他们,便于他们课后温故。
澎湃新闻:录制小视频是学校的要求,还是你自己总结出来的教学经验?
邢小颖:这是我在工作中摸索出来的办法,主要是受2020年的在线授课启发。当时在疫情下,我们针对线上的学生录制了一些比较有趣、有故事情节的视频,便于学生能投入去学习。后来我想到,可以针对学生的薄弱环节也录一些小视频发给他们学习使用。
澎湃新闻:你现在备课跟以前备课有没有什么区别?
邢小颖:最初开始备课,我想的是只要能完整地把这一堂课好好讲下来就行了。现在,我觉得不仅要讲下来,我还要想怎么能讲得生动有趣,让学生听得更投入。
澎湃新闻:也就是说,你对自己讲课要求更高了?
邢小颖:现在各项技术都在不断发展,我们中心的各种设备也在不断更新,作为老师,一方面有必要不断学习更新知识技能,另一方面我也希望把铸造领域一些先进的典型的案例讲给学生。
所以,我现在会为了备课会去查很多新文献,找很多视频资料,尽量把铸造领域最新的东西及时传递给学生。
不卑不亢,踏踏实实去沉淀提升自己
澎湃新闻:不管是给学生讲课做分享,还是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你给人的感觉都是很有激情、心态很好,不会因为自己是职业院校毕业的而自卑,也没有因为在网上走红而高傲自满。你是怎么做到这种状态的?
邢小颖:在清华,大家都是同事,氛围比较好并且各有所长,博士学历的同事理论研究很深,但操作技能方面可能我更擅长。
关于我的视频是火了,但新闻都是有时效性的,现在你火了很多人知道你了,但过段时间可能就没人认识你了。
我觉得我还年轻,得沉下心来,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要把什么干好,自己都要想好,要踏踏实实去干。
澎湃新闻:你这种不卑不亢的性格是受家庭影响形成的,还是你自己养成的?
邢小颖:应该是受家庭的影响。小时候,我也会因为哪件事没做好或成绩没考好,就心里不高兴。我爸就说,那有啥关系,只是一次考试而已,下次努力就行了。他从来没说过,没考好就是不行,你必须考第一这类话。我妈也没要求我要考出怎样的成绩,但她经常跟我说,女人凡事也一定要靠自己,自己要有真才实学。自己有一技之长了,你的内心才会丰盈。
这些让我不害怕挫折、失败,懂得自立自强。
澎湃新闻:关于你刚说的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具体指什么?
邢小颖:比如到适合的年龄,该结婚我就结婚了,该生小孩我就生小孩了,该干好的工作我也本本分分把它干好了。
俗话说,成家立业,我已经成家了,现在该立业了,怎么去立业?虽然我不觉得职业院校毕业的有什么不好,但我清楚,我的综合能力水平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我还得再去深入学习,提升自己。
澎湃新闻:你在工作之余已经通过专升本考试与学习拿到了学士学位,接下来考虑要读研吗?
邢小颖:是。一方面,在顶尖学府授课的压力还是非常大的,需要不断提升自己;另一方面,学校为我们提供了非常多的晋升渠道,并且非常支持我们往上走,包括考研深造。
我的想法,不管我考一年、两年,还是三年,我肯定会去考研的。我才29岁,还年轻,我怕什么?我就一步一步来,踏踏实实去沉淀自己、去提升自己。
澎湃新闻:关于升学还是工作,以及如何做到工作、学习、家庭兼顾,是很多人需要面对的问题,你能否分享下你的经验、想法?
邢小颖:升学还是工作,我觉得这要因人而异。拿我自己来说,我现在这个工作对我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平台非常好,这个工作我很喜欢,所以我没有放弃工作去考全日制本科,而是考了非全日制本科,利用周六周日去学习。
所以,就看每个人自己怎么平衡。如果感觉自己有精力,可以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深造。
要做到工作、学习、家庭兼顾,就需要提高办事效率。我刚工作还没有结婚时,事相对少,所以业余参加了专升本考试,读了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机械设计制造及其自动化专业,在2017年拿到了学士学位。
但随着年纪的增长,要面对的事也越来越多,这让我学会了如何更高效地去完成一些想完成的事情。比如以前没那么忙时,我写一篇文章可能要用一周时间,但现在1-3天就能写出来个大概了。再比如我以前背英语单词,可能一上午就背了几个,但现在忙了我会做计划,每晚睡前大概想好明天要先干啥、再干啥,哪个时间段我要背多少东西、干多少事,这样工作效率就更高了。
澎湃新闻:你在准备专升本考试以及读本科期间,有没有觉得有比较难的时候?
邢小颖:考试和学习我感觉还不是很难,但我想拿到学士学位,需要先通过学位英语考试,且还要毕业设计达到良好以上才行。毕业设计跟我的专业和工作相关,但当时来回改了七八版,也有改到崩溃的时候,好在最后被评为优秀了。英语平时用得少,几乎都忘了,所以我在背单词、做真题上多花了些精力,最终顺利考过了。
不管读的985还是高职,都要有明确的目标
澎湃新闻:现在社会上还有部分人对上职业院校有偏见,面向广大的职业院校学生,你有哪些经验可以跟他们分享?
邢小颖:以我个人经历来讲,我觉得不管上985、211大学,还是高职、中职等,进入学校后都要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我当时目标非常明确:要学好知识、练好技能,然后进入一个好的企业。
我们学工科的毕业后一般都是进企业,我当时就想,如果我毕业能去西安航天就很不错了。现在的工作超出了我的预期,所以我非常感谢清华选人、用人不拘一格,给我这么好一个成长平台。
对在读的职业院校学生,我想说,一定要珍惜在学校的时光,积极向上、脚踏实地。一定要相信你看过的书、刷过的题、熬过的夜都会变成一条宽阔的路,脚踏实地最后才能仰望星空。
澎湃新闻:现在社会上还有部分人对上职业院校有偏见,有些人是担心职业院校学风不好,学不到东西。但你凭借着在职业院校学到的知识技能赢得了在清华任教的机会,能否结合你自己的经历告诉职业院校学生,大学期间应该怎么去学好理论知识和职业技能?
邢小颖:我学的是铸造,当时学理论课时,老师讲的很多专业名词、概念,我不太能理解。但学校很重视实训,在去实操的过程中,我发现我一点点地就把理论部分理解透了,理论又能反过来指导实践。
所以,我的经验是,理论和实操都很重要,如果有时理论没有完全弄清楚,可以通过加强实操练习去促进理解,让理论和实践真正能结合起来。
澎湃新闻:现在你作为一位妈妈,对孩子未来的教育、发展有什么设想?
邢小颖:我的思想比较开放,孩子自己考到哪了,就去哪。比如说,能考到清华来读那很好;如果考不了清华,选择了一个职业院校,我觉得也挺不错的。考试考得好不能固步自封,考得不好也不能自怨自艾。人生就像跑马拉松一样,能笑到最后的才是笑得最美的。


点赞 (1)
热门文章
日榜 周榜

她头条 | 她智慧 | 她快乐 | 她阅读 | 她时尚 | 她生活 |

她快乐 备案号:京ICP备19034325号-2